簡體中文|繁體中文
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> 警營風采 > 文學作品

祿音阿婆和牛庚阿公

來源:政治部      發布日期: 2019-06-17

張美光(東陽市公安局)

春節回老家拜年,熟悉的老人又少去了。

小時候,村里總會有幾個老人印象深刻。特別是祿音阿婆和牛庚阿公。

村里的老人,小孩們其實都是知道他們的名字。盡管我們當面并不連名帶姓叫他們“某某阿公”“某某阿婆”,而是很尊敬的喊“阿公”“阿婆”。

每個阿公或阿婆總是有媳婦孫子孫女的,有些還有一大群,他們有時候會憤憤的漏出“某某這個老不死的”。

還有,過節時,媽媽把一碗裹了紅糖外面散了黑芝麻的米粉餅遞給我時,說給“某某阿婆送去”。總之每個人的名字自小就很清楚。

特別是祿音阿婆,她有四個孫子,其中大媳婦生了兩個孫子,但是在生完第二個孫子的那年,因了什么家事,就喝了農藥走了。留下的兩個孫子,最小的給了二媳婦養。大的兩個基本就在他們家吃飯。因她的大兒子是在外面很遠的地方做木工,一年難得回來。

她對兩個孫子很嚴厲。記得有一次,大的偷吃了 “用紅紙包裝的酥糖”,被吊打。后來,大兒子在過年時回家,竟帶了當時最洋氣時髦的雙卡錄音機來。我記得很清楚,她的大孫子,一手拎著雙卡錄音機,一手提著給奶奶的回鄉貨,嘴里得意卻狠狠地唱著“錄音機錄音機”把音量開得最大,聲音傳到仿佛全村都買了一只同樣的錄音機。

后來,他奶奶打他或教育他時,他都會在嘴里狠狠地罵他家的“錄音機”。

祿音阿婆是住我們同一排的房子,在間隔了牡丹阿將(伯母)家,往左過去是兩間空屋,堆放柴草或稻桿,再過去是花仙大嫂家,再過去就是祿音阿婆家了。他們家有三間大房子,其中一間是牛庚阿公的工作間。

阿公是個箍桶匠。每到農閑,他總是在家里干活,然后在屋角堆起各種各樣的木桶。大人干活的時候,總是不允許小孩子們在邊上玩的。若有哪個小孩膽敢在邊上嬉鬧,那是定會被狠狠呵斥。重者,還會一掌打過來。這是真的。

我沒挨打過,但看到挨打的人哭了找父母,也是沒用的,反而更惹來一頓打。譬如,花花囡囡就曾被這樣連挨了兩頓打。她是我的發小,每天在一起玩。

祿音阿婆是很兇的,但牛庚阿公卻一點都不兇。他是允許小孩在邊上玩的,只要不太過分,影響到他干活。所以,只要祿音阿婆牽出她家那頭大水牛,我們就高興了。趁她出去放牛,我們可以到牛庚阿公的工作間里去玩會兒,主要是找些刨下來的木頭屑或刨花,可以做成各種小玩意。譬如那村那人那牛那地那水那……

我們屬于移民村。但不是中原南下,或闖關東北上那樣的移民。只是從山腳一條蜿蜒的小溪邊,沿著順山而上的路,一直走,走累了,就到了一片田地的開闊地帶,那里是一旱地,旱地的一側,是一片層層疊疊的梯田……

[返回首頁][打印本文][關閉窗口]

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瀏覽建議 隱私保護 法律責任 網站致謝 網站地圖

Copyright @ 版權所有:金華市公安局    網站標識碼3307000016     浙ICP05016397號-1     浙公網安備 33070202666666號

新疆25选7开奖